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卿卿我小说 > 灵异 > 重生为君 > 790.准备迎驾

重生为君 790.准备迎驾

作者:赵洞庭颖儿 分类:灵异 更新时间:2021-03-01 03:57:41 来源:258中文

乐婵到赵洞庭寝宫的时候,赵洞庭正在寝宫内布置新房。

他自己亲自在指挥着人布置。

便是当初迎娶颖儿、张茹进宫时,他也没这么上心过。

颖儿、张茹两女在旁看着,眼中也没什么吃味神色。皇上心中最爱的始终是乐婵,这点,她们心中都是知晓。

“皇上。”

门外有禁卫匆匆跑进来禀报:“乐婵姑娘到了。”

皇上要纳乐婵姑娘为后,这是整个皇宫上下都已知道的事。乐婵到来,这些禁卫自是不敢怠慢。

赵洞庭倒是些微吃惊,露出诧异之色,然后连道:“快些请进来。”

两人婚礼仅剩数天,按理说,这个时候乐婵不应该来见他才是。

禁卫领命,连忙又跑出去,很快便带着乐婵走进。

赵洞庭走到乐婵面前,问道:“婵儿,有事?”

乐婵瞧着满院子的人在忙活,欲言又止,“皇上,咱们能不能借步说话?”

赵洞庭便更疑惑,拽着乐婵的手便往院外走去。

直到离着禁卫都有些许距离,他才又问:“你要说什么事?”

乐婵羞红着脸低下头去,声音细若蚊吟,“乐婵想在出嫁之日带着妹妹进宫,让她做陪嫁丫鬟。”

这年代豪门贵族若是有女子被纳入皇宫之中,带陪嫁丫鬟乃是常事。说是陪嫁丫鬟,其实也就是暖床丫头。

以往时候,陪嫁丫鬟被皇上宠幸,然后怀上龙胎也得封贵妃的,并不在少数。

赵洞庭满脸愕然,“这……这怎么行?”

乐婵道:“可是乐舞丫头她不愿嫁给肖将军,为此宁愿遁入空门。皇上,难道你真正不明白乐舞的心么?”

赵洞庭默然。

乐舞对他有意思,他自是感受得到。只是从始至终,他都在逃避而已。

好几秒,他才对乐婵说道:“可你是朕的皇后。”

乐婵轻轻咬着唇,也是沉默,然后道:“可我总不能看着她真正遁入空门的。若是她以陪嫁丫鬟的身份入宫,如此也能避免皇上你和肖将军之间的尴尬。至于皇上你会不会真正和她……咱们可以以后再说,不是么?”

赵洞庭眉头紧皱,还是难以做出抉择。

他倒不是担心自己会忍不住将乐舞也给采摘了,而是,若是乐舞进得后宫,自己若是始终不管她,貌似也不妥。

难道让乐舞如那些老嬷嬷们那般,在皇宫之内孤独终老?

可要是自己将她采摘。想到这里,赵洞庭便觉得有种深深的罪恶感自心头泛起。

他最终还是回绝道:“朕觉得不太妥当。要是乐舞丫头进宫,朕……朕以后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才好。”

乐婵却是盈盈跪倒了下去,“算乐婵求皇上了。乐婵……并不介意和妹妹共同伺候皇上。”

赵洞庭满脸苦色。

……

时间转眼便到正月初七。

长沙城内新年的热闹氛围才刚刚淡去,皇上大婚的喜庆便又蔓延整个城池。

这是普天同庆的事情。

后宫终要有主。

整个长沙城内都是张灯结彩,百姓们感激赵洞庭对大宋的改变,个个都在自家窗户上贴着大大的喜字窗花。

这些窗花和还没撕扯下去的红色对联相互映衬着,便更是显得要喜庆数分。

到处都是喜庆的大红色。

皇宫内更是到处都挂着红灯笼。

酒宴早就在大殿前广场上摆开。皇上虽然说过不要铺张浪费,但纳后是大事,再如何从简,也绝不会简单到哪里去。

更何况还有个太后娘娘呢,太后娘娘可是说了,皇上和皇后的婚事要隆重操办。

这长沙城作为大宋国都,皇城之内上得品阶的官吏总是不少,这些人,可都是要赴宴的。

前两日,皇上便和太后以及诸多大臣已经到太庙祭拜过。纳后,只差行礼。

而在南京路和荆湖北路交界处的大山之中,那些镇子原本就淡薄的过年氛围,这时候已经是全然消去。

&n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bsp;有信阳城。

这座城池是大宋和元朝接壤最近的城池,以前设有信阳军。现在,由苏泉荡苏元帅麾下的天立军在驻扎。

天立军军长刘再远虽不是信阳城内安抚使,但却是信阳城内最具实权的人物。

区区信阳军守军,论威势,自是和天立军这等禁军相去甚远。

而这日,刘将军却是身披甲胄,带着众多将官士卒早早就亲自在城头候着,好似在等某个人。

这让得信阳城内不少人都感到奇怪。

整个荆湖北路,除去节度使等人之外,貌似没谁能让得刘将军摆出这般低的姿态。

直到有数百骑在尘土飞扬间匆匆到得信阳城外,那些疑惑的人才总算了然。

原来是在等候镇北军区的代理元帅苏泉荡苏元帅。

苏泉荡穿着银甲,背后系着红色披风,威武不凡。在荆湖北路,他应该是当之无愧的最具备实权的人。

眼下大宋共有七路,军区却只有四个。哪怕是这荆湖北路的节度使大人,地位较之苏元帅也应该是要差些。

至于苏元帅前头挂着的那代理两字,已经被人下意识的抹去。

苏元帅可是大宋禁军中能和岳元帅齐名的年轻将领,只待立些军功,这前面代理二字,铁定得被皇上顺理成章的摘去啊!

正当观望的人群准备迎接苏泉荡入城时,这时,却只见得苏泉荡和刘再远匆匆说了几句,大军竟是就此沿官道远去。

足足千余骑,个个披着银甲,很快就消失在官道尽头。

这让得那些观望的人俱是懵了,疑惑得很。

苏元帅怎的这般来去匆匆?

甚至有人想,莫不是要和元朝发生战事?

可两朝已经签订议和协议,要是打仗,除非是哪方先出尔反尔,不顾协议还差不多。

在信阳这种偏远之地,这些百姓和小吏们自是不知道,恭帝赵显和谢太皇太后等人已经被元朝给送回来了。

两国准备在信阳城往北百里处进行交接。

这里是两国接壤之地,稍微偏向大宋。从国界上说,是属于大宋之地,但实际情况只是两不管。

骑兵队伍中,苏泉荡和刘再远两人俱是神色严肃。

迎回恭帝和谢太皇太后等人,这于整个朝廷而言都是大事,容不得有半点疏漏。

在信阳北百里处,直到这信阳城,刘再远都按照苏泉荡的安排,早就在沿途布置有诸多暗哨。

而与此同时,在那茫茫大山之中,也有千余元军士卒在蜿蜒前行。

他们的军服样式和大宋禁军有很大的区别。

头顶上缨盔多数插有羽毛。不是如同大宋禁军这样的红色,而是黄色。

军伍中,有数十衣衫褴褛的人。其中有青年,有老妪,甚至还有孩童。

他们,自然都是这大宋的皇亲国戚。

当初谢太皇太后向元朝乞降,整个大宋皇室除去赵昺、赵昰两人,几乎被元朝给一网打尽了。

此刻,他们这些人脸上都有着深深的疲态。

纵是到了蒙古高原以后,他们生活算不得好,但也没怎么吃过这种跋山涉水的苦头。

只是看着周遭凶神恶煞的元军士卒们,却是又没敢说什么。

在蒙古高原数年,已经让他们学会了逆来顺受。

在大宋,他们是皇亲国戚,赵显更是皇帝。但在元朝,他们却是连屁都算不上。

虽然个个都被封有爵位,但说白了,就是奴隶。

谢太皇太后老态龙钟,被两个人搀扶些,脚下已经隐隐见得血迹。

可这刻,看到眼前的青山绿水,这位老妪,眼睛里却是充满激动,甚至有要流泪的迹象。

终于……

终于回来了。

其实她没想过这辈子还能够再回到大宋,却没想,赵昰那个之前并不被她放在心上的后代,竟是有这般大的能力。

想到此处,她不禁扭头向着后头的赵显看去。

论年纪,赵显其实较之赵洞庭还要小上两岁。他长得颇为英俊,只是脸上却仍旧有着些许稚气。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